推荐资讯

除了萧家背后安哥传说中的燕山叶家外

发布时间:2018-07-01 21:50 浏览:
老将自己最疼爱的掌上明珠,燕京第一美人秦嫣儿,嫁给王家的一个不知名小卒。就在许多人以为,这只是一个玩笑的时候,现实让他们大跌眼镜。
 
    “我草,秦家这是要与萧家不死不休啊。”
 
    “秦嫣儿早就被萧家内定成媳妇,秦家也一直默认态度。现在突然变卦,莫非秦家与王家,准备联手硬撼萧家?”
 
    “萧家的实力,深不可测,秦王两家,未必是萧家对手啊。”
 
    整个燕京沸腾了。
 
    无数人在互相讨论着,年轻一辈,是羡慕嫉妒恨,恨不得取陈凡而代之。而老一辈,则忧心忡忡。燕京好不容易,平静了这么多年,现在要再起争端。
 
    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啊!
 
    紧接着,一个更爆炸的消息传出,是一个王家后辈流传出来的。据说秦老不仅仅要嫁孙女,而且秦嫣儿嫁过去,只是做小老婆。那人还有一个大老婆在。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听到消息后,连城府最深的人,都目瞪口呆。
 
    堂堂燕京秦家嫁女,本就是那王家小子高攀了,现在更是嫁过去当小老婆?这哪怕放在百年之前,都是没法想象的事情,何况是21世纪的现代。
 
    “糊涂,秦老糊涂了!百年秦家的声誉,于斯尽毁啊!”
 
    一些老人长叹道。
 
    “啧啧,这秦老头真是脑袋晕了。将自己的孙女,堂堂燕京第一美人,嫁给一个不知名小子当小老婆,亏他能想得出来,这是要把萧家往死里逼。表示,自己宁愿将孙女嫁给人当小老婆,也不给萧家吗?”
 
    许多与秦家有仇的,都纷纷摇头冷笑。
 
    更多年轻一辈,则捶胸顿足,羡慕的眼睛都喷出火来。
 
    堂堂燕京第一美人,给人当小老婆。这个滔天艳福,数百年未有啊。
 
    接到消息的张宇等人,都如中石化般。
 
    “这秦家到底在什么疯癫啊?这在挑战人类想象啊?”张宇不敢置信道。
 
    “我不知道秦家发什么疯,但我知道,萧玄要疯了。”
 
    欧阳穹幽幽道。
 
    .....
 
    实际上,萧玄确实疯了。
 
    这位燕京第一公子,年轻一代的领头人。哪怕接到秦家去求亲的消息,都冷静自若,胸有成竹,战意涛涛。但等听到这个消息时,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平静。
 
    “啪嗒啪嗒。”
 
    萧玄一口气,连续砸了七八个古董花瓶。每一个都价值千万,来自宋朝钧瓷乃至元朝的青花瓷,若让收藏大家看到,必然要捶胸顿足。
 
    而旁边的人根本不敢阻拦,都瑟瑟发抖。
 
    “该死的秦家,这是在羞辱我们萧家吗?宁愿逼秦姐姐给那个姓陈的当小老婆,也不嫁给哥哥您。”萧纤竹气的浑身发抖,粉拳攥紧。
 
    萧玄停下来,长出一口气,双眼通红如赤道:
 
    “我要立刻去见爷爷,面呈此事。你们给我查,查到那王家小子的所有身份,我要让他,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。”
 
    “是,公子。”
 
    众多萧家下人,连忙低头。
 
    不止是萧玄,无数人都在打探陈凡的消息。不过更多人是幸灾乐祸。因为他们知道,萧家是绝对不会放过陈凡的。也许萧玄一时拿秦老、王家没办法。但动一个陈凡,却是轻而易举。
 
    “那个王家小子,死定了。”
 
    无数人断言道。
 
    ....
 
    而等秦老回到昆明湖畔的别墅时。
 
    秦天顿时闯了进来,大声叫嚷道:
 
    “爷爷,你疯了,竟然要把姐姐嫁给那个姓陈的小子,而且外面还说,他已经有女朋友了。让我姐姐去当小老婆,简直是开玩笑般,您想让我们秦家沦为燕京笑柄吗?”
 
    秦嫣儿跟在身后,也眼中闪耀着羞怒。
 
    她可以接受家族安排,嫁给陈凡。
 
    这是世家联姻的常态。但不管对方生活多么糜烂,她秦嫣儿也应该是陈凡名义上的唯一妻子才对,无论陈凡在外面怎么玩,回到家,也应该尊重秦嫣儿。
 
    但现在却公开说,让秦嫣儿当陈凡的第二个妻子,这简直要把秦嫣儿所有的名誉都毁掉。她简直不敢想象,那些闺蜜们、朋友、同学乃至所有认识的人,在怎么嘲笑她。
 
    嘲笑她这个燕京第一美人,秦家嫡女,却给别人当小老婆。
 
    “你们也是这样想的?”
 
    秦老目光扫过别墅中,其他的秦家高层。
 
    秦东山、秦东来、秦东风等人,虽然一言不说,但脸上也压抑着不满,显然对秦老独断专裁,强行把孙女下嫁给陈凡,非常不理解。便是秦东穆,都抿嘴不言。
 
    “哎,别人不理解,我没想到,连东穆你也不懂,真是让我失望。”
 
    秦老颤抖的站起来,拍着桌子,眼中全是怒其不争之色。
 
    “爸,爸,您别生气。您想给嫣儿女婿,咱们都听您的。只是大家对您要把嫣儿,嫁给王家的一个小子,而且还是当小老婆,这太过分了。而且为此得罪萧家,值得吗?”
 
    秦东穆赶紧来扶住他的手臂,略带不满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还是不懂!”
 
    秦老摇了摇头,忽然开口道:“东穆,你认为,凭你爸我今时今日的地位,当今世界,还有多少人,能够让我去,亲自登门拜访,折腰行礼?”
 
    “这?”
 
    秦东穆一愣。
 
    他之前只顾着生气,到没想到这些。现在忽然想来,秦老确实从头到尾,都对陈凡毕恭毕敬。这很不对劲。
 
    毕竟秦老可是堂堂燕京五大家族的老族长。便是放眼华夏,都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。除了萧家背后,安哥传说中的燕山叶家外,几乎无人能让秦老这般对待。
 
    而比萧家还大的,估计就是当世大国的元首级人物了。
 
    “难道,王晓云的那儿子,有什么来头?”
 
    秦东穆微微皱眉。
 
    但死活都想不出来,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他再怎么奋斗,哪怕成为华国首富,乃至世界首富,也不应该让秦老如此恭敬啊。
 
    “他姓陈!”
 
    秦老闭上眼睛,用很失望的语气,缓缓说道。
 
    “姓陈?”
 
    其他秦家高层,与秦天等人都疑惑不解。这个消息,大家不是早就知道了吗?怎么现在秦老还提,莫非其中有什么玄机?
 
    秦嫣儿满眼的泪花,此时也微微一愣,心中奇怪,莫非那个陈姓小子,身份非常不简单?
 
    “您说的是...”
 
    而此时,秦东穆终于想到了,猛的身影一震,双眼射出不可思议的光芒道:“他是陈北玄?”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