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一个中年男子搀扶着一位白发垂朽的老者

发布时间:2018-07-01 21:49 浏览:
以前的风声,秦家还可以说是谣言,王家也能把陈凡这个过河卒丢出来顶缸。但秦老亲自登门,这个分量太重了。秦嫣儿哪怕有任何反对意见,在这样的大势面前,已经无足轻重了。
 
    甚至秦嫣儿现在自杀。秦家都会找出另外一个孙女,代替她完成这场婚约。
 
    这已经不单单是什么试探。
 
    而是图穷匕见,秦王两家要联手,硬撼萧家了。
 
    知道消息的人,都心惊胆颤。平静已久的燕京五大家族,终于要再起争端了吗?而更多人,则向北山涌去,想要见证真假。
 
    ....
 
    昆明湖畔,一座庄园中。
 
    接到消息后,秦嫣儿直接傻了眼,彩色唇膏瓶从她手中跌落,整个人俏脸煞时惨白,娇躯摇摇欲坠,眼瞳里一片死灰。
 
    而旁边的秦天,怒发而狂,推开椅子,如蛮牛般向外冲去:
 
    “我去找爷爷,拦他车架,问他要个说法。”
 
    但他刚到门口,就被两个黑衣保镖拦住:
 
    “很抱歉,秦少爷。老太爷吩咐,在他回家之前,你们两人,不允许踏出这门一步。否则,打死无论!”
 
    保镖满脸肃然,一身杀气。
 
    秦天双眼通红,依旧要往外冲,但背后突然一个声音叫来:
 
    “小天,算了。”
 
    他回头一看,就见到秦嫣儿坐在化妆台前,一脸平静,仿佛已经接受般。只是一双灵动跳跃的美眸中,再无波动,宛如死水。
 
    ....
 
    金秋园,萧家别墅内。
 
    萧玄听到消息,身形一震,满眼都是不解、疑惑、震撼与惋惜。旁边的萧纤竹更是跳起来嚷嚷:
 
    “姓秦的老头发疯了不成?他怎么敢这样?难道不知道哥哥你与秦姐姐,是天生一对?他秦家什么胆量,敢得罪我们萧家?”
 
    “现在说这些,已经迟了。”
 
    萧玄微微闭上眼。
 
    当他再次睁开眼,只有一片肃杀与战意。只见萧玄长身而起,冷然道:
 
    “好好好,既然秦家和王家想战,那我们萧家就让他们看看,我萧家凭什么坐在这燕京第一大族的位置,数十年不倒!”
 
    “还有那个姓陈的小子,敢动我的女人,真以为我不敢杀人?”萧玄眼中闪过一片寒意。
 
    在李家、在韩家、在欧阳家、在..
 
    无数个燕京上流世家,为之沸腾,众人都将目光投注向北山,向那个默默无奇的五号别墅看去。
 
    ....
 
    北山,半山腰,五号别墅。
 
    这座西式小洋楼,自从建立以来,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关注过。三三两两的人群,挤在五号别墅边,用复杂的目光,看向这座别墅。
 
    其中甚至有不少王家小辈。
 
    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,陈凡要娶秦嫣儿,心中五味杂陈,又妒又恨。
 
    秦嫣儿可是燕京上流社会第一美人,无数人钦慕她,要不是被萧玄预定了,不知她周围会围上多少狂蜂浪蝶。
 
    “秦家人来了。”
 
    欧阳穹等人,更是早早赶到,张宇忽然叫道。
 
    只见一只长长的黑色车队,从山脚下蜿蜒而来。前面几辆车停住,首先涌出一片身形矫健的保镖,其中不乏武道高手。
 
    秦老亲至,那等威势,惊天动地!
 
    紧接着,就是众多秦家高层下车。
 
    “秦东山、秦东风、秦东来...”
 
    一个个名震燕京大人物,鱼贯而下,然后都躬身立在中间一辆黑色轿车前。最后,车门打开,一个中年男子搀扶着一位白发垂朽的老者,缓缓下车。
 
    “那是秦家族长秦东穆,秦嫣儿的父亲。他旁边那个老者,就是秦老爷子了吧。”
 
    无数人屏住呼吸,见证这一幕。
 
    只见秦老亲自走到别墅门前,按响门铃。
 
    “叮叮叮。”
 
    门很快开了,是王晓云
 
    王晓云一见到秦家人,非常热情,似乎与秦家很熟悉。
 
    “老朽前来,拜会陈先生。”
 
    秦老微微躬身。
 
    “秦伯伯,快进来吧,小凡就在里面呢。还有东穆哥,你也快进来吧。”
相关阅读